奈落さん

梦里我依旧爱你

【缙云×巫炤】年少时候的爱情故事(三)

*群里活动的相恋十年三十题——4:学会了你擅长的事


*还是现代paro,老夫老妻的夕阳红故事【?】

*有私设,是小甜饼


巫炤最近总是睡不好,也不能说是失眠,就是会突然在深夜里惊醒。抱着他的缙云感到怀里的人动了动身,睡意太深还未清醒,就先将一个吻印在了巫炤的额头上。顺势再将人拥紧在怀里,轻拍着巫炤的背,哄孩子一样安抚他入睡。


巫炤也失笑,明明他还未做点什么,却总是被这人先行掐断,仿佛霸道得连梦里也不许有梦魇来打扰他的爱人。


睡不好总会有些精神不振,当巫炤再一次差点对着左手食指一刀切下去的时候,在旁边监督巫炤的缙云终于看不下去了。拉着巫炤硬是把他按在沙发上,沉着脸去拿医药箱,...

2018-12-19

【缙云×巫炤】年少时候的爱情故事(一)

现代paro,于梦残存车祸之后的一段故事吧

*寡言深情保镖攻缙云×富家少爷痴情受巫炤

*有私设,司危是巫炤的表妹,姬轩辕是巫炤发小

*对不起大家还是刀,下篇写肉渣感谢大家的小红心

即使那时所有的一切都有蹊跷,如果日后细想彻查,根本不会让结局这样无可挽回。但谎言和骗局围绕着他们太久,巫炤也再不想留在这个让他伤透了心的地方。他不再像飞蛾扑火那般奢求缙云的爱,那感情炽热而哀恸,像燎原火焰将他们同样灼伤。

巫炤终于累了,如果他们在一起只有互相伤害,那就让他将距离亲手划开。

他就像战无不胜的将军终于攻打到了自己渴望已久的都城,却发现一切都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他在名为爱的幻境里自我...

2018-12-15

【缙云×巫炤】于梦残存


*梦中梦,花海+现代paro,私设有,ooc严重
*一发完,截图是灵感来源。来自旧时歌太太的花海隐藏结局


【我在黑暗中不断下沉】


他看到面前那人渐行渐远,可他无法开口,不能言语不能挣扎。好似沉溺于水中无声的下沉,黑暗和冰冷麻痹了所有的感官,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那人的背影,一次又一次的回归了虚无。


缙云猛地睁开眼,梦境中残留的无力感让他的身体仍在发抖,额间因噩梦惊出的冷汗顺着额角滑落。他控制不住颤抖的指尖,一瞬间迷茫仿佛他还留在那个令他绝望的梦中。


他无法挽留那人的离去,却又只能望着他远去。


“怎么?做噩梦了吗?”巫炤的声音在缙云的身边响起,隐隐...

2018-12-12

给2035年的爱人写一封信

*翻便签才发现自己还写过空军组,难以置信。是高考的作文梗,很短,我永远喜欢空军组

My dear———

我想当你看到写封信的时候会和我一样露出惊讶和好笑的表情,因为当我看到一个小姑娘又哭又笑的朝我跑来塞给我一张纸条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

小姑娘安全送走了,穿着有些奇怪,明明是冬天的英格兰却穿不怕冷似的穿的很单薄。我知道你应该还在笑,但是这个世界有的时候是真的很奇妙不是吗?她让我想起了你,只穿着制服就奔跑在机场跑道上来来回回,厚实的大衣多半就穿在了我身上。还有你的皮手套,拇指的地方被磨的厉害,我一会要给你重新塞点棉花进去。

对了,说起那个奇怪的小姑娘她塞给我了一张纸条。挺好笑的,就是“给...

2018-12-07

【缙云×巫炤】情终(下)

*最后两句歌词出自《月无旧时意》,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就想写篇玻璃渣,这对的糖应该只有在回忆里才会更甜吧xd

*完结啦,谢谢大家的红心和评论!

后来发生的事情仿佛一切都再正常不过,养伤的那段时间是缙云记忆中美好的一段回忆。巫炤时不时会过来,替他更换布带涂上有助愈合伤口的药膏,缙云就静静地望着他,当巫炤完成的时候再慌张的转开视线,却没有看到巫炤嘴角藏着的笑。

他们一起坐在巫之堂的屋顶,望着头顶璀璨的银河,在漫天繁星之下拥抱亲吻对方。巫炤有的时候会用法术燃起一盏纸灯,缙云闭眼许下一个心愿,灯火映照着巫炤的脸庞明明灭灭,缙云只想亲吻他的侧脸。

嫘祖找到缙云,带来了一把西陵工匠精心打造的一把绝刃“...

2018-12-05

【缙云×巫炤】情终(中)

*第一次写文,没什么经验就是图个开心,就是想为自己喜欢的cp用爱发电,所以缺点和不足也有很多。真的很感谢各位的喜欢,谢谢大家。

当巫炤再次见到重伤昏迷的缙云,他下意识的皱了眉,为什么每次见到这人,他都是这么固执着,总是不肯好好的对待自己。

缙云背后的伤口很大,只能趴在草席上无法动弹,因为伤口感染而高烧不断,整个人的脸色异常的苍白,嘴唇缺水而干裂,形若将死,哪里像是人们口中的战神。

他坐到他的旁边,看着高烧的缙云。就算在病重也握紧双拳,但是紧皱的眉头仿佛又陷入梦魇的困境。他的手不安地在颤抖,唇间发出压抑的喘息,巫炤感觉下一刻他就要把原本恢复不好的伤口再次挣开。

他拿起被水浸湿的布巾,轻轻...

2018-12-03

【缙云×巫炤】情终(上)

【无数次他想这样就好,他们还活着,所以他还可以再看他一眼,再站到他的身边】

*ooc有,私设也有,自割腿粮不好吃

*不甜,就是玻璃渣,今天我也为上古爱情流泪。

*慢更,会努力填坑的


缙云刚来有熊的时候,按姬轩辕的话讲就好比一头伤痕累累却又敏感暴躁的孤狼。那时候的缙云仍是少年,但却拥有一双剔透冷静的双眸。带着不符合他那个年纪的沉重,被嫘祖看中教予他武技和剑法。


他不怎么说话,也不与其他人交流,问答之间只有简单的点头和摇头,许多人想与他交流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姬轩辕甚至一度以为这人是个哑巴。


但是嫘祖却摇头,她看着演武场那个孤身一人挥剑的身影,并没有过多的解释,说道“他的确是一块习武的...

2018-12-02
1 / 3

© 奈落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