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落さん

为古鲁瓦尔多殿下献上心脏

【小狐三日】南山忆

   语无伦次的告白x

   几天前因为有事所以没有更新,本来懒到不想码了,后来一想就算再怎么冷清但是还是有人需要我投喂啊x所以半夜起来,修修改改很长时间才弄完。

   所以很感谢大家的喜欢,这种乱七八糟的剧情真是难为大家了qwq

   感谢( •̀∀•́ )


————————————————————————————

第三章

     

     这时的国家正在处在战争最激烈的时期,不论男女老少都尽自己所能抵抗敌人。许多军校的学生被迫提前毕业参军征战,更多的将军将领而是在战争前线生死拼搏,为的只是保护好后方自己的故乡和所爱的人们。


      希望他们能好好的生活,努力的在这个战争的年代活下去。


      “关山新月辉万里,黑铠王骑战长沙。”三日月低声呢喃着古老的诗句,他坐在窗前,看着桌子上他亲手用丝绸缠系好的结扣,手指却不由自主的抚摸起来。


      想象一下那人带着它在沙场上征战杀敌,像护身符一样的保护着那人平安归来,是再简单不过的愿望了。


      三日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叹了口气,他漂亮的眼睛里因为淡淡愁绪,弯月都躲藏在了浓云之后。天气已经褪去了炎夏的暑气,秋天的丝丝凉意在夜晚都可以感觉到。窗外仍有夜虫的鸣叫,月亮隐藏在云间若隐若现,并不明亮的月光洒在院落的藤椅上,他依旧能够想起白天那人的笑容。


      然而细小的动静在这样的安静的夜里却听的很清楚,三日月抬头看向窗外,却意外的对上一对赤金色的瞳眸。烛台切很意外的看到三日月,反而征住了。


      “三日月你……还没睡吗?”烛台切迅速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低声问到。三日月笑着摇摇头,示意烛台切在院里等等他。他和俱利今天被留宿在三日月家里,明天就要和小狐丸他们一起坐上北上的火车,去往需要他们的地方。


      “光忠为什么也没休息呢?”三日月放轻步子来到庭院,看着光忠有些疲惫的表情低声问到。


     “……嗯,没什么,一点小事”光忠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一直喜欢着他的搭档大俱利伽罗,一直。但是那人却从未感觉到他的感情,那人从未拒绝过他对他的好,却也从来没有回应。所以这么长时间一来,就算是光忠这样沉稳的人,也不禁开始疲惫想要放弃了。


      三日月看到光忠一副苦于开口的样子,细心的转移了话题。


     “月亮很美呢,不知道何时还能再次与你们看到这样的月亮。”三日月轻声感叹到,烛台切抬头望向散去乌云的天空,一轮明月正温柔的看着大地上的人们,散发着柔和的月光。


     “一定会的”


     “是吗,那就……再好不过了”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月亮,许久以后烛台切听到三日月轻声的话语:


     “俱利其实是个内心很温柔的人,只不过他不想把自己的温柔暴露在大家面前,所以有时也会像猫一样对自己在乎的人露出利爪。”


     烛台切听闻一愣,随后笑着摇摇头,他一想到那人面无表情的说什么“才不想跟你在一起”,就觉得心口凉凉的。这样被三日月一说,反而注意到了自己一直忽略的东西。


     “哪有人会忽视对自己好的那个人,只不过是他心里别扭不想表现出来罢了。”光忠听闻笑着点点头,说到:


     “他那样的人啊,只能慢慢来了。”


      三日月看到光忠露出的笑容,嘴角上扬的弧度让他知道他已经想通了,就知道他没事了。反而有些担忧起自己心里的那个人来,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知道他们何时,能够表明,心意在一起呢。


     想到这里换成三日月叹了口气,光忠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安慰他不用担心,事情终会有个结局的。三日月也知道光忠也是担心他的状态,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月亮在夜色里依旧散发着温柔的光,却不知大雨隐藏在即将到来的乌云里。夜雨一晚,花瓣一夜间随着雨水落在地上,所有还未说完的话,也都沉寂在了岁月里。

     


评论
热度 ( 11 )

© 奈落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